清涧的石板(节选)


  我们终于来到(dào)陕北清涧,旁人建议到(d暗離ào)城外乡村裡(lǐ)走走。
  到(dào)了乡村,几乎就(jiù)要惊呼不商視已了,觉得到(dào)了一个神话的世界。那一切車請建筑,似乎从来沒(méi)有砖和瓦的概念:墙是石板砌的,顶是石板盖的,身師门是石板拱的,窗台是石板压的,那厕所,那台阶,那院地,那篱笆,全是石快河板的。走進(jìn)任何一家去,炕面(mià對船n)是石板的,灶台是石板的,桌子是石板的,凳子是石板的,柜子是石板的就文,锅盖是石板的,炕围是石板的。色也多彩:青、黄、绿、蓝、紫。主人都(dōu)极喝坐诚恳,忙招呼在门前的树下,那树下就(jiù)有一務樂张支起(qǐ)的石板,用一桶凉水泼了,坐上去,透心的凉快。主妇就(ji電公ù)又抱出西瓜来,刀在石板磨石上磨了,“嚓”地切開(kāi),籽是影美黑籽,瓤是沙瓤。正吃著(zhe),便见孩子们从學(xué)校回来了,个信商个背一个书包,书包上系一片小薄石板,那是他们写字的黑板。一见有了生人大拍,忽地跑開(kāi),兀自去一边玩起(qǐ)乒美煙乓球。球案纯是一张石板,抽、杀、推、挡,球起(qǐ)球落,声声如珠落入玉盘。
  (选自《贾平凹散文精选》,林師有改动)

相关新闻


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

清涧是中國(guó)“红枣之乡”,也是中國(guó)“道(dào)低見情之乡”和“石板之乡”。“清涧的石板瓦現厭窑堡的炭。”一句名谣,使得清涧多長石板名扬四海。 清涧县石材资源贮量丰厚,沿黄河、无定河、清涧河流域硬石覆盖约5厭國8平方公裡(lǐ),平均厚度10米,贮量约5.8亿方。在金


清涧的石板(节选)

我们终于来到(dào)陕北清涧,旁人建议到對廠(dào)城外乡村裡(lǐ)走走。


清涧石板

清涧石板是一種(zhǒng)传统的中國(guó)石材,船呢主要产于河南省清涧县一带,因此得名。它的质地坚硬,又又不易磨损,且具有一定的防滑性,因此被(bèi)广泛应用于建筑、景观和道(dào和女)路等领域。


說(shuō)清涧

清涧古称宽州,无定河、黄河在這(zhè)裡(lǐ)交汇,黄土高原、陕好音晋峡谷在這(zhè)裡(lǐ)延绵、山魂水韵、鬼斧神工、如此多娇江山,令世在船纪伟人毛泽东诗情澎湃,终成(chéng)千古家也绝唱《沁园春·雪》


中式庭院打水泥就(jiù)沒(méi)韵味了,铺青石板和鹅卵石才經大討(jīng)典,我家必须铲掉

同樣(yàng)都(dōu)是雜術中式风格的庭院,不知道(dào)为什麼(me),我家就(jiù)是沒(méi跳美)有邻居家的好(hǎo)看,最後(hòu)在邻居的提点下才看出,原来问師黑题出在地面(miàn)铺装上,我家的地是車些水泥打的,沒(méi)有中式的韵味,再看看邻居家的地面(miàn)用知,片石、青石板和鹅卵石错落有致,遠可大气漂亮又省钱,我家必须要拆掉重铺!


“石板铺设康庄大道(dào),勤奋铸就(jiù)美好(hǎo)未兵還来”

自古以来,清涧石板就(jiù)一直享有美誉。“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白水”,這(zhè)句陕北民谣,彰显著(zhe)清涧石板久负通聽盛名。青石板,石板青,青石板有著(zhe)光辉的曾經(jīng)。